盘他s直播

  

宾地尊者和覆雨全都沉默了,两人都在想着肖天龙所说的话,但是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肖天龙所说的是真的,真的没有人能在修练阴灵气之后,在重新的恢复正常,这让两人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同时也让他们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他们两宗,必须要开始撤查宗门内,到底有多少弟子修练阴灵气的了。

肖天龙看着宾地尊者和覆雨的样子,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马上就收了起来,他刚刚已经注意到了,宾地尊者和覆雨对于修练阴灵气的人,好像十分的在意,他们两个人可没有修练过阴灵气,而且他们对于修练阴灵气,好像是十分的反感,所以肖天龙才会把这些消息透露给两人,他们血杀宗最终的目地就是对付影族人,所以他要让宾地尊者和覆雨都十分的清楚,阴灵气的危害,这样以后说不定可以提他们一起对付影族人呢。

宾地尊者和覆雨毕竟是真老江湖,他们见过世面,所以很快就回过神来,他们看了肖天龙一眼,接着宾地尊者开口道:“好,我们答应你,以后如果我们提出什么,对阴灵气修练者有利的提议,你可以不支持我们,这样可以吧?”

肖天龙点了点头道:“好,那样最好,两位要是同意,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两位长老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将你们两宗的传送阵坐标给我,到时候我会把坐标给宗门,宗门应该是会派人与两宗进行联系的。”肖天龙并没有拒绝要跟两宗通商,这是建交的一种手段,所以他才会如此说。

两人都点了点头,随后宾地尊者道:“好,回头我会给你的,肖长老可以离开了,不过请肖长老记住了,我们之间的事情,最好是不要让外人知道,如果让外人知道,那我们是不会承认的,说不定还会与你们完全的断交,还请你想清楚。”

肖天龙应了一声,随后他站了起来,冲着两人行了一礼,接着转身走了,两人并没有送他,等到肖天龙离开了,宾地尊者这才对覆雨道:“地狱门所说的,关于阴灵气修练者的事情,我们之前并不知道,但是他们所说的话,却真的是很有道理,我们必须要尽快的把这件事情告诉宗门,让宗门对于修练了阴灵气的人进行统计,这件事情十分的重要。”

覆雨点了点头,随后他沉声道:“我也正有此意,那我就先告辞了。”说完他也站了起来,冲着宾地尊者行了一礼,接着转身离开了,而宾地尊者把他送到了门外,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直接就开始给自己宗门的宗主去信,他们都有与自己宗门联系的手段,这很正常。

肖天龙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之后,就把今天与宾地尊者见面的事情上报给了赵海,同时也把关于影族人的事情,也上报给了赵海,赵海在听了肖天龙的汇报之后,觉得肖天龙做的很好,非常的不错,他对肖天龙进行了表扬。

赵海发现这肖天龙还真的很适合干外交,他最近在正神盟那里的表现就十分的好,这也是赵海没有换代表的原因,他觉肖天龙做的已经很好了,根本就不需要换人。

吴为也听说了宾地尊者和覆雨见了肖天龙的事情,听说两人是为了六合宗那里的事情,这才见的肖天龙,他也就没有多想,只以为两人是想在肖天龙那里,在核实一下地狱门的事情,所以他到是相信了宾地尊者所找的这个理由,所以等到肖天龙离开宾地尊者的房间没有多长时间,他就前来宾地尊者这里拜访了。

宾地尊者刚刚给自己宗主去了信,让他严查宗门阴灵气的修练者,检察的方法就是在他们的身上划一刀,看看他们是不是修练了阴灵气,当然,他们并没有说,要反对他们宗门里的人,修练阴灵气,他们十分的清楚,他们宗门里修练阴灵气的人已经很多了,如果他们现在说不让他们宗门的弟子,在修练阴灵气,那可就有点儿过份了,说不定会引起所有修练阴灵气的人的不满,弄不好会在宗门里闹出什么事儿来,所以他们并没有反对,只是说要进行一下统计。

刚给宗主发完信,就听说吴为前来拜访,宾地尊者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吴为为什么而来的,他也不能不给吴为面子,所以马上就让弟子把吴为请了进来,而他特意在房间的门前迎接吴为,把吴为请到了房间里,分宾主落坐之后,有弟子送上了茶水,然后这才退了下去,吴为喝了一口茶,就对宾地尊者道:“听说尊者见了肖天龙,是为了核实一下,地狱门是不是想要争五大长老的位置?却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承认啊?”

吴为很是会说话,他上来就给地狱门定了性,地狱门就是要争五大长老的位置,只是承不承认的问题,这是一种说话的小技巧,不过这种小技巧影响不到宾地尊者,宾地尊者看了吴为一眼,接着摇了摇头道:“没有承认,看样子他们是不会承认了,不过这也正常,他们看样子是不会自己承认的。”宾地尊者当然不会跟吴为说实话了。

吴为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我想他们也不会承认,尊者,却不知道这肖天龙是怎么说的?尊者可相信了他的话?”吴为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定定的看着宾地尊者,等着宾地尊者回答。

宾地尊者看了吴为一眼,接着沉声道:“肖天龙说他们不想成为五大长老,但是他们与你们太一宗,可能会有一战,而这一战,完全是你们两宗之间的恩怨,并不是为了争五大长老的位置,说实话,他的话,我并不是很相信,但是他说与你们宗门会有一战,这话我到是相信,吴长老觉得呢?”宾地尊者把肖天龙所说的话,透露了一部分给吴为,他们现在虽然在暗中的支持地狱门,但是却不会得罪太一宗,把这话告诉吴为也没有什么,他相信太一宗也是如此想的,他把这话告诉太一宗,不算出卖地狱门,还可以卖太一宗一个好,一举两得。

吴为一听宾地尊者这么说,他也不由得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他说的对,我们太一宗与他们一定会有一战,之前我们派人去六合宗那里出使的时候,双方就谈的很不愉快,所以他们说与我们一定会有一战,这个是不会有错的,我们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们说我们之间的争斗,与他们想当五大长老没有关系,这绝对是假话。”

宾地尊者点了点头,接着他开口道:“现在的情况,我们也不能明着支持太一宗,不过太一宗与地狱门之间的争斗,我们是不会插手的,还有一点儿,也要请吴长老注意一下,现在地狱门的实力很强,有一些小宗门,想要向他们靠拢,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太一宗还想要用正神盟的力量来压地狱门,怕是不太可能了,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地狱门一怒之下,退出了正神盟,那以他们的实力,你们太一宗想要灭掉他们,依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我想太一宗也不是想要灭掉地狱门吧?毕竟他们有三位称号高手,想要灭掉他们,那可是很难的。”

吴为看了宾地尊者一眼,接着开口道:“我们确实是没有想过要灭掉地狱门,他们的实力已经到了那种成度了,想要灭掉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相怕就是要打压他们一下,让他们不要对五大长老的位置,生起不该有的心思。”

宾地尊者点了点头道:“我想现在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一点儿来,所以如果你们在想要利用正神盟压制地狱门,那一定会有很多人反对的,所以吴长老最好不要想利用正神盟来做这件事情,如果你们真的要这么做,我们可能也会不得不反对,我还是希望你们能把冲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毕竟现在我们还有烈日盟要找,一但神界这里乱了,那可就给了烈日盟机会了。”

吴为也明白宾地尊者的意思,就像他所说的,一但神界这里真的乱了,那可就真的给烈日盟机会了,而烈日盟是他们影族最大的敌人,所以对付烈日盟比对付地狱门更加的重要,那他就确实是不能用正神盟来压制地狱门了,一想到这里,吴为就点了点头,同意了宾地尊者的话。

宾地尊才看着吴为,他注意到了吴为脸上的神情,他发现吴为对于烈日盟的警惕,要比对地狱门的警惕还要大,这让宾地尊者有些不解,不过他也没有多问,而是把这件事情给记在了心里。他之前之所以要跟吴为说那些话,其实就是在给吴为提前打一个预防针儿,让吴为最好是不要想用正神盟来压地狱门,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那他和覆雨是会反对的,这样到时候他们真的反对,吴为也不会感到奇怪,这样他就把太一宗记恨他们的风险,降到了最低。

别看宾地尊者说支持地狱门,他们支持地狱门,可不是什么好心,他们支持地狱门的唯一原因就是,想要让地狱门可以多与太一宗打一段时间,多消耗一下太一宗的实力,说实话,到现在为止,宾地尊者也不相信,地狱门能把太一宗怎么样,他们只是想要利用地狱门,多消耗一下太一宗罢了,并不是真的指望地狱门战胜太一宗。

不需要vip的黄色软件大宗门在神界这里屹立多年,一直都处在神界这里最顶尖的位置,这中间不是没有出现过挑战者,却没有一个是他们的对手,这一次也是一样,地狱门可能会给太一宗带来一些麻烦,却不可能战胜太一宗!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