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的网站

  

“你说什么?肖磊不但在街头强吻了柳芝蓉,还特么的晚上拉着葛藤的千金去开了房间?”一脸不敢相信的王海,惊悚的重复着助手汇报。

而站在他旁边的助手,苦笑着点了点头。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不过我喜欢有弱点的男人!”

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的王海,从书桌上的木质烟盒内抽出了一根雪茄。放在鼻尖细嗅了几分,为他汇报工作的助手不但拿来了剪烟夹,更手握一枚打火机随时等待点烟。

“杀手那边都安排好了吗?”顺着火焰点着雪茄的王海,轻声询问道。

“安排好了,但教官……kg与查理的会晤,属于私人性质。场地我们也仅仅知道个大概,具体在哪里包括以什么样的形式见面,这中间会不会改变方式等等的一切,我们现在都一无所知。”

听到助手这话的王海,眯着眼睛轻声道:“对待这次会晤查理很谨慎啊。毕竟在华夏,想攀上百盛这艘大船的企业不在少数。而kg的竞争对手,更是不愿意看到他们与百盛达成战略合作。”

说完这些的王海陷入了沉默之中,他在思索着一个问题。肖磊是事业部的副总监,也是这次与辉腾接触的最高领导。虽然迟迟没有进展,但因为是他搭桥牵线,再加上有葛藤‘举荐’,这次会晤他必定是出席人之一。

在他们想对白静动手的时候,这个人出现在了自己视野中。而且从现在来看,两人的私交还算不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在设这个局?

当然,王海无比希望是前者。就他对肖胜的调查来看,这个男子完全是从土鸡一步步走向‘凤凰男’的。背景干净,家庭有迹可循。

就下属反馈的资料来看,父母健在他,是个有绝对弱点的金领。

“内省大阴山山脚猎户的儿子……怪不得泛起狠来,连命都不要。”王海在自言自语嘀咕着,虽然他没点名是谁,但助手已经从片面中知道了是哪个人。

毕竟这些资料,都是先由他整理再汇报给眼前这位。

“教官,你很器重这个叫肖磊的?”

听到助理这话,王海微笑着回答道:“不是器重,而是符合我的用人标准。有明显大弱点,父母健在好控制。身处中层但玲珑八面,能做到承上启下的同时,还有着内省人特有的彪悍。最重要的是背景相对干净,用着肯定顺手。”

“但这样从底层混免费可以看裸体美女app黄的上来的人,都有一种‘匪气’。特别是他还是猎户家庭出身!桀骜不驯,否则也不会把刘恒一撸到底了。白介,白介好啊,也只有白介,才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胆气。但他们这类人也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看似弱点明显,但在原则性问题面前,很谨慎,也很聪明。”

待到王海说完这番话,助手有点不明白的回答道:“那教官,他……我们是争取呢,还是不争取呢?”

“我说过了,他可以当棋子。但绝对做不到忠贞!我约了他明天去西郊马场,届时找几个大咖再试试他。小明星安排几个,无女不成席吗。白静的事,我还是想从这个小人物入手。哪怕最后有人查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他,也能麻痹不少人的神经。”

“好的教官,我这就去安排的一下。”

待到助手离开后,猛抽一口雪茄的王海,一脸奸诈的嘀咕道:“上了一次贼船,你就下不来喽。就看你这第一脚迈不迈。”

……

巫山云雨后,肌肤白皙的葛研懒散的躺在肖胜怀中。

几度春秋,几度销魂。还在为刚刚自己‘情不自禁’娇喘而略显羞怯的葛研,一直没好意思开口说话。

抽着‘事后烟’的肖大官人,则是一脸的满足。

“阴阳者田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在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故治病必求于本。啧啧,古人诚不欺我也!”

其实肖胜这话就是‘阴阳调和’的中心主义。阴阳五行学称得上一本严谨的学术,被他用在此时的心情,真是‘学有所用’啊。

葛研虽听不太懂,但也知道身边这个男人又在‘胡扯’了。微微抬头的她,媚眼如丝的看了她一眼。霎那间的四目相对,亦使得刚刚歇下来的肖大官人,又蠢蠢欲动起来。

“算了,梅开二度就算了。明天还骑马呢,别双腿软的连马镫都踩不稳喽。”

说完这话肖胜‘啪’的一声,拍打在了葛研翘.臀上。后者接踵而至的娇.喘声,着实撩人心扉。

一同洗了鸳鸯浴,归来之后怎么着都睡不着的葛研,在肖胜的胸口画着圈圈。原本紧闭双眼的肖胜,微微张合着眼睛,轻声嘀咕道:“有心事啊?”

“我,我在琢磨一件事。咱们公司与白姐姐的集团合作,是不是有什么深意啊。”

说完这些,又觉得自己多事的葛研,连忙补充道:“我没有窥探你任务的意思,我只是……”

“学学也好,长长脑子!”

说完这话,坐起身的肖胜点上了第二支烟。这一次是一身‘赤果’的葛研主动为他点的。

“真正的百盛是个什么样行至的存在,你应该知道。白静名义上执掌岭南百盛,实则则是利用百盛的商业布局,与龙影合作监视着岭南、特别是港都一些重要政商的一举一动。”

“这两年她做的很到位,揪出了不少的他国在这几地的暗线。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的存在,也被人查了出来。”

待到肖胜说完这些,瞪大双眸的葛研,眨巴眨巴的望向肖胜。后者停顿些许后,继续说道:“正因为如此,有人想要让她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而我在跟的这条线,就在做着这样的准备。”

“你是说查理与白静的私人会晤?”一点就破的葛研,下意识询问道。

微微点头的肖胜,一脸阴沉的回答道:“她是我的投名状,能不能登上那艘贼船,就看这次演绎了。”

“这些都是安排好的?”

“这世上没那么多巧合的。我知道这一点,对手也知道。”

待到肖胜说完这些,葛研吃惊的回答道:“那你岂不是很危险?”

“干我们这一行的,玩得就是心跳。”

(漫雨微.信公共帐号:manyu0104或直接点开公众号搜索‘漫雨’上面有个人简介。俏老婆的番外及新书,也将第一时间在那里发布。喜欢的书友千万不要错过!公共帐号的关注人数,对于漫雨来讲很重要,希望玩微信的小伙伴们,能帮个忙啥的,谢谢啦!)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