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那个富二代app的下载

  

(十分感谢‘冰·月影’、‘亓官轩琦’、‘绯红之瞳s无言’、‘第七罪渊’、‘daoshenya’、‘云歧青谷’、‘恶孽灬不二’的打赏!)

木更的一句话,让现场的温度瞬间降到了冰点以下。

看着木更那宛若厉鬼一样的表情与释放着刻苦铭心的仇恨的眼睛,莲太郎与延珠低下了头,沉默不语了,连诺亚都紧紧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叫做我也想呢?

木更也想杀了天童菊之丞?

可天童菊之丞不是木更的祖父吗?

这么一想以后,诺亚倒是发现了一个以前没有来得及思考的问题了。

天童木更。

从其姓氏上就能够看得出来,木更就是以天童菊之丞为首,东京地区有名的天童一族的一员,而且还是直系的血亲。

身为天童一族族长一样的天童菊之丞的孙女,木更理应是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千金大小姐才对。

然而,木更虽然确实有就读于有名的千金贵族学校,但除此之外,哪△∵,怕是私底下的个人生活,木更都过得十分的节俭,其所经营的天童民间警备公司更是名不经传的小公司,根本没有半点千金小姐的样子。

而且,就诺亚所知,木更似乎因为某种原因而离开了天童一族,连带的,连作为天童菊之丞的养子,木更的青梅竹马一样的存在的莲太郎都离开了天童一家,自立门户。

显然,木更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刻苦铭心的仇恨,肯定跟木更与莲太郎当初为什么要离开天童一家的事情有关。

这让诺亚确认了一个事实。

“也就是说…”诺亚直视向了木更与莲太郎。

“若是我真的跟天童菊之丞有什么恩怨,并打算对他下手,你们也不会阻止我,对吗?”

“这…”莲太郎迟疑了一下,紧接着放弃似的垂下了肩膀,沉声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我不知道…”

与茫然似的莲太郎比起来,木更倒是果断的多。

“别说我不会阻止你,如果在对付天童的事情上有什么是我能够帮得上忙的,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好,算我恳求你,算我一份吧!”

“木更…”延珠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木更小姐…”莲太郎更是有些难受似的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愿意看到木更这个样子一般。

目光依次在木更、莲太郎、延珠三人的脸上扫过,诺亚心中多多少少有了一些底了,沉吟了一会以后,开口了。

“天童菊之丞说我跟他之间有恩怨,其实,这个说法是错的。”

木更、莲太郎、延珠三人立即怔住了。

“我跟他没有什么私人方面的恩怨,如果有,那反倒容易解决!”诺亚也没有隐瞒,直截了当的解释道。

“只是,他想让所有的受诅之子都下地狱,而我则想让所有的受诅之子都过上天堂一样的生活,所以,他针对所有的受诅之子,我却要保护所有的受诅之子,我们只是立场上的不同而已!”

闻言,木更、莲太郎、延珠三人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了。

“会长!”延珠站起了身,大声的表态了。

“妾身会站在你这边的!”

看到延珠那义愤填膺似的模样,诺亚不禁感到一阵好笑,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口袋里,一阵悦耳的铃声响了起来了。

木更、莲太郎、延珠三人的面色通通都一紧,诺亚的动作也是一顿,紧接着才冷静的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接起了电话。

“怎么样了?”

手机的另一端,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响动着,维持了一会才停了下来,让诺亚点下了头。

“我明白了。”

说完,诺亚挂掉了电话,然后才沉下了脸。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另外三人的心中升腾起了不好的预感了。

“怎么了?”莲太郎有些紧张的问出了声。

“是找到蛭子影胤了吗?”

“不。”诺亚抬起眼帘,视线对上了自己面前的三个人。

“但是,有可靠消息表示,体内带有七星的遗产的原肠动物已经被解决了,而任务目标的箱子,有人目击到了被一个戴着面具,身穿燕尾服的男人给带走了!”

“什————!”木更、莲太郎、延珠三人不由的站起了身。

不用说,这三人也是很明显的知道七星的遗产被蛭子影胤给带走的后果到底是什么。

“怎么会这样呢?”木更咬紧了牙根。

“蛭子影胤的身边只有一个搭档,而且还必须躲避我们的搜查,而我们这边却是几乎整个东京地区有名的民警公司都出动了,照理来说,不可能会比蛭子影胤慢上一步,甚至连消息都迟上那么久才得到才对,为什么还会这样呢?”

“很简什么软件可以看a片单。”诺亚站起身来,嘴角勾起了一个有些冰冷的弧度。

“有人封锁了消息!”

“你说,有人封锁消息?”莲太郎似乎想到了什么,面容僵硬住了。

“也就是说…”

“有人!”木更提高了自己的声线。

“蛭子影胤的背后有人!”

诺亚没有说话,提起搁在一旁的挎肩布袋,往门口走去。

“会长!”延珠连忙叫道。

“汝打算去哪啊?”

诺亚没有给木更、莲太郎、延珠三人反应的机会,直接将门给推开,走了出去,只留下了这么一个地点。

“圣居!”

……

撇下木更、莲太郎、延珠三人,诺亚走出了妖精的尾巴(fairytail)所属的地域,在周围满是废墟,属于外围区区域的39区里,用不紧不慢的步伐,朝着前方走去。

但是,这一幕,并没有能够维持太久,等到差不多看不到妖精的尾巴(fairytail)了以后,诺亚停下了脚步。

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将本来就好像一直灰暗着的天空给渲染得更加的漆黑。

诺亚就这么站在雨中,不顾自己那被毛毛雨渐渐打湿的头发与衣服,将挎在肩膀上的布袋取了下来,用力的往地面上砸下。

“嘭————!”

碎石乱飞,装着魔法骑士剑的布袋的尖端也陷入了地面里,伫立而起了。

直到这时,诺亚才猛的伸出手,从背后的外套下面拔出了枪,指向了周围废墟中的其中一块残破的墙壁的方向,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手中枪支的扳机。

“砰————!”

威力足以媲美反坦克步枪,足以击穿厚重的装甲车的子弹摩擦着大气与雨水,拉起一道火光似的光影,在空间中一闪而过,射在了那残破的墙壁上。

“咚————!”

一声巨响,那残破的墙壁直接被击穿,破开了一个脸盆大小的空洞。

“咻————!”

可是,在那之前,两道黑影竟是从墙壁的后面飞跃而起,落在了被击穿的残破墙壁的顶端上了。

“真不愧是妖精的尾巴(fairytail)的会长,有名的受诅之子的庇护所,连打招呼的方式都这么特别,不过,我个人倒是满喜欢这个方式的就是了。”

站在残破墙壁顶端的人,正是全东京地区的高层们都在寻找的蛭子影胤与蛭子小比奈!

“又见面了。”蛭子小比奈手握两把錵制的漆黑小太刀,眼睛早已化为了深红色,并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爸爸,这一次我可以继续砍了他吗?”

“这一次不行喔,我的女儿。”蛭子影胤演说似的低笑道。

“至少,在我们说完话以前…”

诺亚直接垂下了持枪的手,冷视向蛭子影胤。

“想说的就只有这些吗?”

“那我还是直接说明来意吧!”蛭子影胤对着诺亚,伸出了手。

“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呢?”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