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成年app

  

登高望远的斥候,坐在树枝,依靠在树杆上,戴着夜视镜的他,对于周围小范围的情况,一览无遗。

艰难奔波了一天,斥候是几人中,休息最少,干活最多的一个,不但负责探路和警戒,还要沿途收集干净的水源,以保证众人的饮用水。

作为几人的大管家,斥候这般‘矜矜业业’干了数些年了,相较于‘诡刺’小组其他几人的冲锋陷阵,保证后勤,勘察警戒,统筹周边信息,以确保自己的小组和队友,沒有任何后顾之忧。

深夜的亚热带雨林内,野风肆虐,亦要比白天冷冽许多,这个时间点,披上外套,你仍旧会感到一丝丝凉意,但相较于白天的潮湿闷热,现在更加凉爽一些。

几人选择的休息区,是毗邻山脚的一处高等,不远处那由山上流下來的潺潺泉水声,在这个时候,显得异常清晰。

野外生存,水源,高地,以及周围环境,对于出行者的生命安全很是重要,这片背靠山脚,三面环林的地界,对于几人來说,即便被人夜袭,仍旧进可攻,退可守。

整个驻扎地周围,都被斥候喷洒了一种综合的驱虫粉以及干燥的象粪,这种带有麝香气味的驱虫粉,不但有效的驱赶蚊虫,更能使得一些脊椎型爬行动物,望而生畏,譬如毒蛇,在如此大环境下,野生的猛禽,是几人首要防范的对象。

刚至凌晨三点,原本熟睡的河马,惊醒般睁开了眼睛,伸展着懒腰,碎步朝着斥候所驻扎的树杆走去,周围的杂草,已被这位雄性荷尔蒙旺盛的汉子,清扫了大半,这样做的好处,对于微小型禽兽,有着最直观的勘察。

‘嗞嗞’的声响,与迎风摇曳‘沙沙’作响的树叶声,混为一体,很难让人发觉,似醒非醒的河马,此时的警惕性,还略显薄弱,特别是身边树杆上,与树皮颜色相近的生物,更是难以发觉。

河马的脚步声,使得斥候侧过头俯视着对方,带有热感应功能的夜视镜,所看到的河马,就是一坨一坨的,跟直立行走的狗熊沒啥区别,那体型本就相似,深夜中找了这么一个乐趣,斥候的嘴角,不经意间咧开而來。

然而,他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那里,树杆上那探出头的细长生物,使得斥候,第一时间,甩出了手中的匕首,斥候,这突如其來的举动,使得河马,原本懒散的神情,顿时变得警惕。

在意识到危险之际,猛然侧身躲开,发起进攻的毒蛇,一击为中,飞驰而來的匕首,却硬生生的把它凿在了树杆之上。

惊魂未定的河马,快速的从地上一跃而起,敏锐的感官,让他捕捉到,毒蛇吐舌的‘嗞嗞’声。

声音虽然细微但绝不是一条毒蛇,所能发出的,而同样通过夜视镜,发现这一现象的斥候,立刻发出‘警报声’,这声响,虽然细小,但绝对能让坐拥美人的肖胜,瞬间从睡梦中惊醒。

不单单是他,被其拥在怀中的竹叶青,第一时间窜了起來,而她的异动,使得不远处的草丛中,突然窜出了一条婴儿手腕粗般的毒蛇。

张开的血盆大口,瞬间准备往竹叶青身上咬去,而就在她身旁不远处的肖胜,麻利的翻滚起身,拔出了军刀,猛然挥舞着手臂,寒气逼人的刀刃,拦腰把腾空而起的毒蛇,切成了两半。

‘啊,,’刺耳的惨叫声,久久回荡在深山老林内,猛然侧过身的肖胜,看到一条毒蛇已经咬住了武宗林的胳膊,不等他动身,与其相隔不是甚远的河马,箭步窜了上去。

毒蛇在释放出口腔内的毒液后,瞬间想要转身,拍马赶到的河马,踏步踩在了它的七寸处,长有老茧的拇指,直接死死的按住了蛇头,浑然发力,挤爆了蛇身。

这突然而至的变故,亦使得众人的警觉性提到了顶点,跳下树杆的斥候,第一时间挡在了几人面前,表情浓重的负责着警惕。

而箭步冲到武宗林旁的肖胜,撕开了对方的衣袖,那醒目的毒牙印,已经肿胀的伤口,都使得此时的武宗林,表情极为的难堪。

迅速展开背包的竹叶青,为肖胜拿出了银针包,此时也顾不得什么暴露身份她,点着了酒精灯,仅仅烘烤了数下的肖胜,把银针插入武宗林的伤口边缘,如法炮制数针下去,抑制着毒液的蔓延。

臌胀的伤口,欲有爆裂的感觉,轻车熟路的用酒精为军刀消毒,在肖胜昨晚这一切后,竹叶青递到了他懂你的茄子的手中,一旁的河马死死的按住了身子不断抖动的武宗林,毫不犹豫的下刀的肖胜,直接划破了对方的脓疱。

黑色液体,随即溢出,疼痛难忍的武宗林,脸色变得苍白如纸,一旁的武宗山,干着急,此时也帮不上任何一点忙,而负责‘清扫’周围的斥候,又斩杀了近三条毒蛇。

同一时间,同一块区域,出现了那么多剧毒的毒蛇,这绝对不是巧合这么简单,洒在外围的驱虫粉,绝不是摆设,而它们浑然不触碰似得,轻松的穿过,近乎在相同的时间,发起攻击。

冥冥中,紧皱眉头的肖胜,已经猜到了什么,在为武宗林敷药,包扎之际,快速下达着命令:

“河马开路,斥候断后,离开这里,寻至空阔的地段,再休整。”肖胜的这句话,夹杂着很多深意。

这是战略上的安排,空阔,也就意味着一览无遗,在如此地段下,能清晰的观察到是否有人敌袭,换而言之,肖胜是在用这句话,提醒几人,这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进入苗疆之际,有过一次被群狼莫名其妙围攻的经历,在入主苗疆后,肖胜特地从这方面着实,狠狠恶补了下这方面的知识。

在苗疆这被称为‘驱兽’,但在这里,被称为南洋降头术,,‘飞降’中的‘动物降’,这也是进入高级降头师后,最显著的能力。

依靠蛊药,精神驱逐,对特定的动物,进行驱使,使其具有攻击,下蛊的能力。

在这深山老林中,一名有着丰富经验的降头师,可以颠覆一场战役,无形中,抹杀一支团队,层出不穷的手段,是他最大的杀手锏。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