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宝草莓丝瓜

  

大殿中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傅心仪早没了万事在握的从容,汗出如浆,打湿的纱衣裹住她曲线美妙的娇躯,前凸后翘,格外醒目。

此时她却没有心情在意身上的尴尬,娇艳的红唇一直颤抖,大脑一片空白。

即使正清院今不如昔,这条规定也尘封多年,但景幼南身为副掌院真要是较真的话,谁也无法去反驳。

可是这样一来,无疑是掀起了滔天大浪,景幼南甚至整个正清院就会被推到风尖浪口。

真要是闹得这么大,纳兰桐的丑事就会传遍太一宗,弄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向来注重脸面的纳兰家族如何以雷霆万钧的威势对付景幼南不说,就连自己也会被牵扯进去,遭受池鱼之殃。

毕竟,今天的事情完全是自己安排的,要是自己把这一事情交给副掌院中的纳兰芷若来处理的话,断然不会出现如此局面。

这一刻,傅心仪真是后悔到极点,千想万想没想到景幼南竟然是这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这是要捅破天啊。

景幼南冷着脸,眸光深沉,大袖一挥,吩咐道,“来人,把纳兰桐的罪行记录在册,我要上报堂主。”

“这个,”

殿中分立两旁的弟子,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该如何办。

没看到真传弟子纳兰桐正在跳脚嘛,要是真把他的罪行记录在册,他以及他背后的纳兰家族可可不是吃素的,非得拿他们开到不可。

众弟子习惯性地看向大执事傅心仪,要她拿主意。

可是这个时候,傅心仪已经心乱如麻,根本顾不上自己手下人递过来的眼色。

景幼南平举法印,声音冷得好像从剑锋上磨出来的一样,道,“你们是准备抗命还是没有听到的我的话,一个个都想翻天吗?”

字字如刀,掷地有声。

大殿中的弟子们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才想起上面的主是敢直接革掉真传弟子的狠角色,要是真被扣上抗命不遵的大帽子,还不得被抽筋剥皮。

县官不如现管啊,纳兰家族的雷霆震怒,反正有个子大的扛着,以后再说。

想到这,殿中的弟子们哪里还顾得上发狂的纳兰桐,连忙取出金澜笔和金篥道册,笔走龙蛇,把纳兰桐勾连合欢宗妖女之事记录在金册上。

整理完之后,有弟子高举金册过顶,要呈交给景幼南。

景幼南摆摆手,喝道,“先让傅大执事过过目,看看你们写的是否妥当。”

“这个,”

傅心仪手拿金篥道册,就好像握着滚烫滚烫的烙铁,恨不得把它有多远扔多远。

她可是明白,只要按照程序走下去,不管最后执律堂大堂主作出何等的决断,今天的事情谁也掩饰不住,必然传遍宗门。

到时候,自己这个程序的重要一环,非得成富二代f2抖音app国产下载为纳兰家族的眼中钉肉中刺不可。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还做不了手脚,如之奈何。

硬着头皮把金篥道册上的记录看了一遍,傅心仪苍白着俏脸,声音略有些颤抖道,“没有错误。”

“没有错误就好。”

景幼南接过金篥道册,摘下副掌院的法印,按了上去,顿时,一层层光晕凭空生成,虚空响应,仙音缭绕。

“完了,完了,”

傅心仪娇躯一晃,差点摔倒,如此异象出现,表明正式记录在册,就是洞天真人亲来,也改变不了了。

景幼南云袖一抚,把金册收起来,大步往外走,随口道,“傅大执事,你留下来善后,我去执律大殿一趟,见一见玉真人。”

傅心仪无可奈何地答应一声,转过身来,就看到纳兰桐咬牙切齿,目中满是阴毒狠辣。

景幼南大袖飘飘,不多时来到执律大殿外。

等了不到半刻钟,童子出来,稽首行礼道,“景副掌院,真人请你进去。”

“嗯,”

景幼南点点头,整理下衣冠,昂然入内。

玉文远玉真人端坐在正中央纯青色莲花宝座上,头戴青巾,手持玉柄麈尾,天门上罡气清凉如水,金灯璎珞,络绎不绝。

他抬起头,眸子纯青,开口道,“景幼南,你来见本座有何事?”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朗声道,“真传弟子纳兰桐勾连合欢宗妖女,证据确凿,影响恶劣,弟子认为应该给予他重重的惩罚。”

“嗯,”

玉真人点点头,拂尘一摆,就有道童接过景幼南手中高举的金篥道册,呈了上去。

展开一看,玉真人脸色一变,瞬间平静下来,大有深意地看了景幼南一眼,道,“真是眼里不揉沙子,把你安排到正清院很妥当。”

景幼南摸不透话里的意思,索性垂手而立,神色恭敬,以不变应万变。

又把金篥道册上记录的内容看了一遍,玉真人沉吟片刻,开口道,“景幼南,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

“是,真人。”

景幼南行了一礼后,转身离开。

玉真人又反复把金篥道册看了几遍,最后叹息道,“真是个胆大的小家伙。”

他放下道册,吩咐两旁的道童道,“去请傅真人和纳兰真人来一趟。”

时间不大,就听环佩交鸣之声响起,异香馥馥,氤氲满地。

傅真人徐徐从云头下来,她头戴青莲道冠,身披如意仙衣,眉目如画,身姿纤美,脚下卧着一头似虎非虎,似豹非豹的异兽,通体金黄,额生竖眼,正在呼呼大睡。

来到大殿后,傅真人与玉真人见过礼,就上了云榻,天门上罡云升起,托起一个葫芦模样的法宝,细口大肚,上面种种符文缠绕,宝光莹然。

傅真人刚入座,就听一声清亮的鹤唳声传来,漫天云光一开,显现出纳兰真人的身影。

他稳稳当当端坐在鹤背上,玉面星目,剑眉入鬓,后面跟着四位打扇捧香的童子,排场十足。

等两位真人入座后,玉真人笑了笑,道,“今天约两位道友来,是有一件要事相商。”

傅真人只是点点头,而纳兰真人则剑眉一挑,流露出英武之气,开口问道,“什么事?”

“一件不小的事。”

玉真人叹息一声,把事情经过完完整整讲述一遍。

纳兰真人剑眉轩起,丝丝杀机在心头酝酿,冷声道,“好一个小辈,竟然敢拿我们纳兰家开刀,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

傅真人翻阅了一遍金篥道册,随手放在玉案上,明眸光转,道,“会有人兴风作浪的。”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玉真人端坐在正中央,眸子深不见底。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